白卧子

2

理论上我要穿着亚麻长裙到阿斯塔纳去领略没什么特色的春天。那时我的头发也许过肩了,戴一顶大大的白色遮阳帽,像去海南岛度假的女人一样,哈哈。在阿斯塔纳六点的清晨,踏着惺忪的脚步遇见一只流浪狗。我给了它一片面包,它冲我摇摇尾巴。如此简单,也不知道我的金毛在邻居老人家中过得怎么样。

1

理论上我向往山川湖海,应该跑到一个不是景点也很美的地方住着,养一只金毛犬在冬天暖脚,在午后煮一杯氤氲着热气的茶水,尽管不会太品。但管他呢,品茶是老年人擅长的事,对吧?

       偶尔想起与你在湖面上泛舟,偶尔想起与你在高原滑雪。
       偶尔想起与你在书局静坐,偶尔想起与你在茶馆看戏闲谈。
        从山林的青灯古佛到海边的金沙白浪,从狂风呼啸的夜晚到晨光渐白的凌晨。你的眉眼被起起落落的霓虹灯染成一岸多情而斑斓的远山。你是我闭眼可见的风与花,是我抬头可知的雪与月。春季折枝夏季摸鱼,终日饮酒作乐虚度流年。“当所有事物都淡化成黑白默片,却也只剩下你,顾盼生辉,撩人心怀。”

重发一次,不好意思了我是脑残粉诸位。